• 故宫观展记
    发布日期:2021-07-30 06:38   来源:未知   阅读:

  我是故宫展览的老观众,每年总要到故宫里去几次。这个习惯的养成,只因为从十来年前开始,故宫每年都要办上几次《故宫藏历代书画作品展》。由于书画颜料和纸张、绢帛的特殊性,古代书画作品都不耐久展,许多珍贵作品展出一两个月就要有至少5年的休息期。天津博物馆镇馆之宝宋范宽的《雪景寒林图》最近一次展览,与上一次间隔了6年,而且只展出了12天。故宫众多珍贵书画作品,只能通过分批次的方式呈现出来。

  2015年上半年,《历代书画作品展》已经进入第三轮第一期。这个展览看的人不多,大部分是艺术行业相关人士,看得都很细,放大镜、高倍放大镜,一寸寸看。我这样的爱好者也有些。因为展馆不在故宫中路主参观区,不是特意看展,随便走到西路武英殿的游客不多,就算信步溜达进来,多是望一望便出去。使我没想到的是,不过半年之后,我在《历代书画作品展》上正着看、反着看、来回看,想怎么看怎么看的作品,一下火到想挤上去看一眼都难的地步。

  2015年下半年,故宫博物院庆祝建院九十年,搞了《石渠宝笈特展》。《石渠宝笈》是乾隆朝编订的书画目录,为人所熟悉的古代书画作品大半收录其中。这次故宫也是拿出家底,好东西一股脑上,特别是久未露面的《清明上河图》也在其中。一时间,观众的热情被点燃了,故宫竟出现一票难求的情况,为看展排队五六个小时的大有人在。顶着开门进宫的人,拿开门当发令枪,在故宫里搞起赛跑,成了最热新闻。2004年《清明上河图》上一次展出时,可没有这般盛况。笔者自不甘落后,也加入赛跑队伍,等冲进展馆,只因后面排队人催促特甚,与《清明上河图》的会面,不免显得太过仓促。

  热情的闸门打开就关不上。“四王”“四僧”、赵孟頫、董其昌这些略显生疏的名字都能引来一波热潮。卡塔尔王子的收藏,摩纳哥王妃的衣服,也都必须看看。《千里江山图》现身《历代青绿山水画特展》,天才少年唯一传世大作更是热上加热。好在故宫吸取《石渠宝笈》的经验,加之这些年每年都要见识几次观众的热情,变换展出场地、分时段观看、控制参观时长,各种手段一起上,果然观展体验有所改善。笔者又能再次目睹《千里江山图》真容,可这次,后面的人连同服务人员一起催着你赶紧看,重逢是短暂又短暂。只有直不起的腰告诉我,为几分钟的观看,还是排了快两个小时队,不禁有些怀念看《历代书画作品展》时期的从容。

  当然,更多公众对艺术有热情,是绝好的事情,不可倒退。不仅故宫,中国美术馆办馆藏精品展,门外也排起长队;国家博物馆《回归之路》馆外没排队,馆里面排队的人可真不少。陕西历史博物馆更是长年人头攒动、一票难求。公众对文化的热情是像按电门一样,一下子就来了?《石渠宝笈》还没这么大魔力。

  大约从2008年公立博物馆免费开始,公众对博物馆的热情已经逐渐升温,2011年国家博物馆免费对外开放,门前长长的队伍也很能说明问题。当热情到了一定高度,就会出现一个标志性节点,《石渠宝笈特展》则更像是这个节点。

  原本故宫大热的书画展都在西路武英殿,看完展览许多人选择从东华门出宫,路上经过东路文华殿,这是瓷器馆,故宫历代名瓷都在这儿。每回看完画出东华门,我都往文华殿望望,每次都看不到多少人参观。也许是常设展览,不需要跟画一起看,更多是虽然一馆好东西,却没搞几个引发公众热情的爆点,也便识者寡了。去年开始,书画展览和瓷器展览地点掉了个,书画展搬到了文华殿,出宫更是连瓷器馆都不路过了。

  现在有更多人愿意走进博物馆,但不可回避,很大一部分人都是在追热点。当然追热点不是坏事,但热点不是时时有,没有热点时博物馆还要不要去?同样不可回避。不少人观展的首要目的是填满手机内存,是朋友圈的九宫格。希望这次苏东坡展,有更多人在咔咔照相之余,关注展品本身和展品所呈现的苏东坡这个人,以及以他为例所展现的艺术流变。如果看完画,能向西拐个弯儿,去看看瓷器就更好了。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最近,《千古风流人物——故宫博物院藏苏轼主题书画特展》开展,从开展前一周,自媒体公号就开始造势,人物生平、展品目录、作品解读不一而足。再几天,各大媒体预热报道出来了。开展当天,主流媒体、自媒体纷纷关注。之后是微博、微信上达人们的观展体验,甚至还有现场直播。翻翻朋友圈,一看九宫格图片出来好几版,原来身边爱艺术的人这么多。网上一票难求,排大队的传闻也不可少。展览结束,还要有一波“没时间”“人太多”“没看上”遗憾遗憾的慨叹。至此,一个够意思的展览才算圆满。最近几年,几乎所有重要的艺术展览都在不断循环着上述流程。如果缺了哪一环,展览举办者恐怕都会觉得差点什么。

  我是故宫展览的老观众,每年总要到故宫里去几次。这个习惯的养成,只因为从十来年前开始,故宫每年都要办上几次《故宫藏历代书画作品展》。由于书画颜料和纸张、绢帛的特殊性,古代书画作品都不耐久展,许多珍贵作品展出一两个月就要有至少5年的休息期。天津博物馆镇馆之宝宋范宽的《雪景寒林图》最近一次展览,与上一次间隔了6年,而且只展出了12天。故宫众多珍贵书画作品,只能通过分批次的方式呈现出来。

  2015年上半年,《历代书画作品展》已经进入第三轮第一期。这个展览看的人不多,大部分是艺术行业相关人士,看得都很细,放大镜、高倍放大镜,一寸寸看。我这样的爱好者也有些。因为展馆不在故宫中路主参观区,不是特意看展,随便走到西路武英殿的游客不多,就算信步溜达进来,多是望一望便出去。使我没想到的是,不过半年之后,我在《历代书画作品展》上正着看、反着看、来回看,想怎么看怎么看的作品,一下火到想挤上去看一眼都难的地步。

  2015年下半年,故宫博物院庆祝建院九十年,搞了《石渠宝笈特展》。《石渠宝笈》是乾隆朝编订的书画目录,为人所熟悉的古代书画作品大半收录其中。这次故宫也是拿出家底,好东西一股脑上,特别是久未露面的《清明上河图》也在其中。一时间,观众的热情被点燃了,故宫竟出现一票难求的情况,为看展排队五六个小时的大有人在。顶着开门进宫的人,拿开门当发令枪,在故宫里搞起赛跑,成了最热新闻。2004年《清明上河图》上一次展出时,可没有这般盛况。笔者自不甘落后,也加入赛跑队伍,等冲进展馆,只因后面排队人催促特甚,与《清明上河图》的会面,不免显得太过仓促。

  热情的闸门打开就关不上。“四王”“四僧”、香港六和开奖现场报码。赵孟頫、董其昌这些略显生疏的名字都能引来一波热潮。卡塔尔王子的收藏,摩纳哥王妃的衣服,也都必须看看。《千里江山图》现身《历代青绿山水画特展》,天才少年唯一传世大作更是热上加热。好在故宫吸取《石渠宝笈》的经验,加之这些年每年都要见识几次观众的热情,变换展出场地、分时段观看、控制参观时长,各种手段一起上,果然观展体验有所改善。笔者又能再次目睹《千里江山图》真容,可这次,后面的人连同服务人员一起催着你赶紧看,重逢是短暂又短暂。只有直不起的腰告诉我,为几分钟的观看,还是排了快两个小时队,不禁有些怀念看《历代书画作品展》时期的从容。

  当然,更多公众对艺术有热情,是绝好的事情,不可倒退。不仅故宫,中国美术馆办馆藏精品展,门外也排起长队;国家博物馆《回归之路》馆外没排队,馆里面排队的人可真不少。陕西历史博物馆更是长年人头攒动、一票难求。公众对文化的热情是像按电门一样,一下子就来了?《石渠宝笈》还没这么大魔力。

  大约从2008年公立博物馆免费开始,公众对博物馆的热情已经逐渐升温,2011年国家博物馆免费对外开放,门前长长的队伍也很能说明问题。当热情到了一定高度,就会出现一个标志性节点,《石渠宝笈特展》则更像是这个节点。

  原本故宫大热的书画展都在西路武英殿,看完展览许多人选择从东华门出宫,路上经过东路文华殿,这是瓷器馆,故宫历代名瓷都在这儿。每回看完画出东华门,我都往文华殿望望,每次都看不到多少人参观。也许是常设展览,不需要跟画一起看,更多是虽然一馆好东西,却没搞几个引发公众热情的爆点,也便识者寡了。去年开始,书画展览和瓷器展览地点掉了个,书画展搬到了文华殿,出宫更是连瓷器馆都不路过了。

  现在有更多人愿意走进博物馆,但不可回避,很大一部分人都是在追热点。当然追热点不是坏事,但热点不是时时有,没有热点时博物馆还要不要去?同样不可回避。不少人观展的首要目的是填满手机内存,是朋友圈的九宫格。希望这次苏东坡展,有更多人在咔咔照相之余,关注展品本身和展品所呈现的苏东坡这个人,以及以他为例所展现的艺术流变。如果看完画,能向西拐个弯儿,去看看瓷器就更好了。

Power by DedeCms